您好,歡迎來到北京友恒(南京)律師事務所!

法眼觀察|余某交通肇事案法律問題評析

發布時間:2020-04-24 人看過

法眼觀察|余某交通肇事案法律問題評析

一、案情簡介

2019年6月5日21時許,被告人余金平酒后駕駛白色豐田牌小型普通客車(車牌號為×××)由南向北行駛至北京市門頭溝區河堤路1公里處時,車輛前部右側撞到被害人宋某致其死亡,撞人后余金平駕車逃逸。

經北京民生物證科學司法鑒定所鑒定,被害人宋某為顱腦損傷合并創傷性休克死亡。

經北京市公安局門頭溝分局交通支隊認定,被告人余金平發生事故時系酒后駕車,且駕車逃逸,負事故全部責任。2019年6月6日5時許,被告人余金平到公安機關自動投案,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罪行。2019年6月17日,被告人余金平的家屬賠償被害人宋某的近親屬各項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幣160萬元,獲得了被害人近親屬的諒解。

另查,被告人余金平案發前系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總部紀檢干部。

 

一審檢察院意見:

余金平自愿認罪認罰,并在辯護人的見證下簽署具結書,同意該院提出的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的量刑建議,且其犯罪情節較輕、認罪悔罪態度好,沒有再犯罪的危險,宣告緩刑對其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符合緩刑的適用條件

一審法院意見:

被告人余金平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酒后駕駛機動車,因而發生重大事故,致一人死亡,并負事故全部責任,且在肇事后逃逸,其行為已構成交通肇事罪,應依法懲處。

應當指出,被告人余金平作為一名紀檢干部,本應嚴格要求自己,其明知酒后不能駕車,但仍酒后駕車從海淀區回門頭溝區住所,且在發生交通事故后逃逸,特別是逃逸后擦拭車身血跡,回現場附近觀望后仍逃離,意圖逃避法律追究,表明其主觀惡性較大,判處緩刑不足以懲戒犯罪,因此公訴機關建議判處緩刑的量刑建議不予采納。

鑒于被告人余金平自動投案,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可認定為自首,依法減輕處罰;其系初犯,案發后其家屬積極賠償被害人家屬經濟損失,得到被害人家屬諒解,可酌情從輕處罰。被告人余金平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二審檢察院抗訴意見:

原判量刑錯誤。首先,本案不屬于法定改判情形,一審法院改判屬程序違法。余金平自愿認罪認罰,犯罪情節較輕、認罪悔罪態度好,沒有再犯罪的危險,宣告緩刑對其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符合緩刑的適用條件,因而該院提出的量刑建議不屬于明顯不當,不屬于量刑畸輕畸重影響公正審判的情形。一審法院在無法定理由情況下予以改判,既不符合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也不符合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規定和精神,屬于程序違法。

其次,一審法院不采納量刑建議的理由不能成立。第一,一審法院以余金平系紀檢干部為由對其從重處罰沒有法律依據。第二,一審法院在事實認定時已將酒后駕車和肇事后逃逸作為加重的犯罪情節予以評價,在量刑時再作為量刑情節予以從重處罰,屬于對同一情節的重復評價。第三,一審法院認為余金平主觀惡性較大并不準確。

再次,余金平符合適用緩刑條件,該院提出的量刑建議適當。第一,余金平可能被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二,余金平犯罪情節較輕。第三,余金平認罪悔罪態度好,沒有再犯罪危險,宣告緩刑對其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最后,一審法院對于類似案件曾判處緩刑,對本案判處實刑屬同案不同判。2018年12月,一審法院曾對一件與本案案情相似、量刑情節相同、案發時間相近的率某交通肇事案適用了緩刑,而對本案卻判處實刑,屬同案不同判。

支持抗訴意見:

原判量刑確有錯誤,北京市門頭溝區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正確,應予支持,建議本院予以改判。主要理由如下:

首先,余金平符合適用緩刑的條件。其次,門頭溝區人民檢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議適當,一審法院不采納量刑建議無法定理由。再次,一審法院曾判處類似案件的被告人緩刑,本案判處實刑屬同案不同判。最后,對余金平宣告緩刑更符合訴訟經濟原則,也能取得更好的社會效果。

二審法院意見:

本院認為,上訴人余金平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駕駛機動車發生重大事故,致一人死亡,并負事故全部責任,且在肇事后逃逸,其行為已構成交通肇事罪,依法應予懲處。余金平因在交通運輸肇事后逃逸,依法應對其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法定刑幅度內處罰。鑒于余金平在發生本次交通事故前飲酒,屬酒后駕駛機動車輛,據此應對其酌予從重處罰。

其在案發后自動投案,認罪認罰且在家屬的協助下積極賠償被害人親屬并取得諒解,據此可對其酌予從輕處罰。北京市門頭溝區人民檢察院及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有關原判量刑錯誤并應對余金平適用緩刑的意見均不能成立,本院均不予采納。

上訴人余金平所提應對其改判適用緩刑的理由及其辯護人所提原判量刑過重,請求改判兩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適用緩刑的意見均缺乏法律依據,本院均不予采納。

原審人民法院根據余金平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以及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所作出的判決,認定余金平犯交通肇事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正確,審判程序合法,但認定余金平的行為構成自首并據此對其減輕處罰,以及認定余金平酒后駕駛機動車卻并未據此對其從重處罰不當,本院一并予以糾正。判處上訴人余金平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二、爭議焦點

1、二審法院判決是否違反上訴不加刑原則?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237條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審理被告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辯護人、近親屬上訴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罰。第二審人民法院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的案件,除有新的犯罪事實,人民檢察院補充起訴的以外,原審人民法院也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罰。

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或者自訴人提出上訴的,不受前款規定的限制。

根據該條規定,檢察院提出抗訴同時被告人上訴的,并不受上訴不加刑原則的限制。

但在檢察院抗訴求輕的情況下能否加刑呢?若根據刑事訴訟法條文明確規定,無論是抗訴求重還是求輕,都屬于提出抗訴情形,理應可以加刑。

可以說,這是程序正義與實體正義的博弈。上訴不加刑的原則實際上是基于刑事訴訟的控審分離的程序設計,檢察院抗訴求重情況下,控方與辯方相互辯論,法院居中裁判,刑事訴訟的程序設計并沒有被打破,法院可以根據雙方舉證、辯論結果進行裁判。但是在檢方也抗訴求輕的情況下,控辯雙方在量刑上并沒有對立分歧,法院在實體正義的角度上加重量刑,這種主動加刑的行為無疑有損法院居中裁判、被動審判的地位。

 

2、法院不采納檢察院量刑意見有問題嗎?

根據兩高三部《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第40條規定:“人民法院不采納人民檢察院量刑建議的,應當說明理由和依據。”

41條規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量刑建議明顯不當,或者被告人、辯護人對量刑建議有異議且有理有據的,人民法院應當告知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可以調整量刑建議。人民法院認為調整后的量刑建議適當的,應當予以采納;人民檢察院不調整量刑建議或者調整后仍然明顯不當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作出判決”。

所以對于被告人在檢察機關認罪認罰以后,人民法院也有權改變量刑,但需要向檢察院說明理由。

刑訴法第二百零一條規定:對于認罪認罰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決時,一般應當采納人民檢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議,但有下列情形的除外:(一)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或者不應當追究其刑事責任的;(二)被告人違背意愿認罪認罰的;(三)被告人否認指控的犯罪事實的;(四)起訴指控的罪名與審理認定的罪名不一致的;(五)其他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的情形。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量刑建議明顯不當,或者被告人、辯護人對量刑建議提出異議的,人民檢察院可以調整量刑建議。人民檢察院不調整量刑建議或者調整量刑建議后仍然明顯不當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作出判決。

根據201條規定,二審法院在全面審查犯罪事實的基礎上,認為被告不承認逃逸事實,且不承認自首情節,即認為量刑不當,不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程序上并無問題。

 

3、緩刑是否輕于實刑?

“上訴不加刑”原則要求同一刑種,不得加重刑罰的數量。

有期徒刑和有期徒刑緩刑是一個刑種,都是有期徒刑,區別在于執行的方式不同。判處緩刑的,如果考驗期滿,沒有出現應該撤銷緩刑的違法行為,或實施新的犯罪行為,原判刑期不再執行。但出現違法情形的,可以撤銷緩刑,收監執行原判刑期;實施新的犯罪的,也要撤銷緩刑,原判刑期與新罪刑期數罪并罰。即,緩刑作為一種刑罰的執行方式,具有執行中的不確定性,不能代表刑罰本身的輕與重。刑罰的輕與重,取決于不同的刑種;同一刑種,取決于刑期的長短。就本案而言,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重于有期徒刑二年。

在本案中,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是判刑三年,緩刑四年,一審法院判刑實刑兩年,判三緩四的刑罰明顯重于實刑兩年。

 

本案是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下檢察機關與審判機關職能如何分配的一個典型案例,也是我國目前刑事審判體系中值得借鑒的一個案例。小編認為,抗訴求輕屬于上訴不加刑的情形,若判決卻有錯誤,仍可通過發回重審或再審程序予以糾正。對于被告人認罪認罰制度和檢察院量刑水平,也應當引起司法實務界的重視。


↑上一篇: 震驚:一紙保證書,竟落得凈身出戶!
↓下一篇: 最后一篇
返回列表

北京友恒(南京)律師事務所

電話: 025-85610686
郵箱:youhenglvshi@163.com
地址: 江蘇省南京市秦淮區中山南路49號商茂世紀廣場14層C1區111111
乘車路線:地鐵1號線2號線新街口站13號口,南京商茂方向

掃碼加微信

Copyright ©  北京友恒(南京)律師事務所 備案號:蘇ICP備18045934號-2
成年女人18级毛片毛片免费视频-A级毛片免费全部播放-a级毛片免费观看